提示
创投机构约你见面聊!
商业计划书报名

投入50万,收获1个亿,新业态“以小博大”撬动财富蛋糕

投融界研究院 若水
以往看不上短剧的“高贵观众”们突然发现,位于影视作品形式鄙视链底端的短剧早已“悄悄上桌”,进入了人们的生活。

“几分钟一集、上百集一部,15秒一个反转,30秒一个推进,最后再留个悬念,微短剧凭借“跌宕起伏”的剧情,正成为网络视频的新宠。”

2017年,短剧乘着短视频的东风崭露头角,开启了“竖屏短剧”这一全新的内容模式。一路发展到2022年,短剧制作进入成熟阶段,并逐渐向精品化发展。2023年,短剧行业呈现爆发趋势。

一组数据显示,今年过年期间短剧的最高日消耗破亿,总票房高达8亿元。以往看不上短剧的“高贵观众”们突然发现,位于影视作品形式鄙视链底端的短剧早已“悄悄上桌”,进入了人们的生活。

但与此同时,剧情低俗、台词画面涉软色情、充值收费套路等争议性话题也缠绕在这个爆火的新业态身上。

投入50万,收获1个亿,新业态“以小博大”撬动财富蛋糕

投入50万,收获1个亿

目前微短剧大致分为三种。一种是横屏拍摄,在主流长视频平台上线,多为平台独播定制剧,需购买平台会员观看。平均每集时长15分钟以内,整部剧在30集以内。

第二种是在短视频平台上线的微短剧,横屏、竖屏拍摄均有。其中自媒体账号更新的短剧大多免费,盈利手段是广告植入;而平台方自制或与传统影视制作公司合作开发的剧集,则需要付费观看。

最后一种是竖屏拍摄的小程序剧,通常每集时长为1至2分钟,集数多为80-100集左右。一般前20集免费试看,后面可单集解锁或全集打包付费。今年春节爆火的微短剧《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》就是一部小程序剧。

竖屏短剧是随着短视频的流行应运而生的类型,最初是有网文阅读平台希望通过视频吸引读者,逐渐发展为拍出一整部网文故事。

从去年到今年,无论竖屏还是横屏短剧,都有人成功地吃到了这块蛋糕。

去年腾讯视频上线的一部横屏微短剧《赘婿无双》创造了收益奇观——制作成本不足50万,上线8天,充值金额超过1亿元,被夸张地概括为:“7天拍完,8天亿元,10天财富自由。”

而《八零后妈》这部剧的付费模式是,小程序上前10集免费观看,解锁后续内容就要付费。付费方式是充值会员,有按集购买、一次性购买、或是买看剧小程序年卡等形式。想要解锁这部剧的全集,至少需要在平台上充值39.9元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甚至很难相信,看一部短剧需要花掉一张电影票钱。而且这部剧集热度最高的几天,单日充值超过2000万元,已经比肩一些院线电影的首日票房。

投入50万,收获1个亿,新业态“以小博大”撬动财富蛋糕

投入50万,收获1个亿,新业态“以小博大”撬动财富蛋糕

短剧操盘手,流量是“财富密码”

看起来拍摄一部短剧好像不需要太高的成本,不像电视剧电影一样动辄上亿的投入。“低投入、高收益”的表象下,是背后操盘手对于项目投入的精准把控。

春节期间爆刷爆社交平台的《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》,该短剧的制作方为短剧厂牌听花岛,而这个厂牌背后的实控人是咪蒙。

整整消失4年不见的咪蒙,这次带着微短剧重新“杀”回来了。虽然她的赛道换了,作品输出形式也换了,但“抓住互联网流量密码”的底层逻辑却没有改变,曾经的公众号爆款文案升级为吸引观众眼球的狗血短剧。

回顾咪蒙的过去,2015年她凭借《致残人》《致Low逼》两篇文章爆火,迅速成为公众号一姐。自此开启其以对立、焦虑、暴力、性等负面情绪为底色,文笔直白火辣为基调的爽文模式。读者的喜好被狠狠拿捏,阅读量成为她最大的赚钱法码。

作者考古发现,她当时的一篇头条广告就能卖到80万。她那家40人的小公司,估值高达20亿。

之后的几年,她先后向小说、时尚MCN领域进军,进展都不太顺利。直到今年,她凭借短剧“杀”出一条血路。

这部《我在80年代当后妈》,最让人上头的地方要属它剧情上的“爽感”带来的刺激——女主和反派斗智斗勇,遇到困难每次都能化险为夷。每集一个大转折,上一个刺激没完,下一个高潮就来了,迅速调动起观众的情绪,让人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
而这并非她取得成功的第一部剧。她的厂牌去年出品了一部《黑莲花上位手册》,走的也是一路高调的复仇爽剧套路,节奏快、反转多,热度极高。结果上线后不久却惨遭下线。据微信珊瑚安全消息称,平台发现微短剧《黑莲花上位手册》渲染极端复仇、以暴制暴的不良价值观,混淆是非观念,破坏平台良好生态,遂已将该剧下架。

有人总结咪蒙公司产出的剧,“不费脑子”是第一要义,“逆袭上位”是基本操作,看时热血沸腾、大呼过瘾,看后大脑空空,百般无能......但这种“爽感”却能吸引人一直看下去,沉迷其中。

除了咪蒙“操盘”的听花岛之外,与咪蒙合作发行《八零后妈》的另一方点众科技也值得关注。

据公开信息显示,点众科技成立于2011年9月,法定代表人为陈瑞卿,注册资本约4560万。天眼查显示,陈瑞卿及其妻子何春虹两人合计控制点众科技超过55%的股份。

除《八零后妈》之外,点众科技还参与出品了听花岛的《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》《如此神秘的他》等多部热播短剧。

据DataEye数据显示,1月中旬,《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》连续三天夺得短剧热力值第一,《如此神秘的他》位居当月短剧热投新品第三。2月底,热度最高的30部作品中,仅点众科技一家就有6部上榜。

据该公司高管透露,点众科技一个月的产量,大概为50-60部短剧。从去年9月开始,点众科技每月的充值收入,稳定在4亿元-5亿元之间。点众科技的高产源于其稳定的业务模式。据悉,点众科技不仅参与发行,在剧本改编、影片拍摄和内容宣发上也有所涉猎。其推出的短剧,从前期筹备、拍摄到后期制作,整个周期大多在2到3个月。

投入50万,收获1个亿,新业态“以小博大”撬动财富蛋糕

除了“爽”,短剧还剩下什么?

上述这些公司能够不断的产出短剧,无非是此前的作品吃到了行业红利。那么这些看起来很受欢迎的短剧,都是哪些人在看呢?

在短剧制片伟航看来,短剧最早的受众来自拥有碎片化时间的下沉市场,“三四线城市,郊区、农村、工厂、小城镇的人,没有太多娱乐消费的途径,需要精神安慰。”在这个行业快速膨胀后,受众也开始迭代。“现在短剧的观众越来越年轻化,一些大学生,包括二三十岁的女性、男性也在不断加入。”他说。

目前短剧存在的比较明显的不足,就是内容形式上过于单一。从《万渣朝凰》到《赘婿无双》,再到《八零后妈》,一贯的爽文反转套路已经让观众干过于熟悉,产生了疲惫感。不少短剧公司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,尤其这两年,龙王、赘婿等套路已经过时,无法满足观众“日新月异”的喜好。为了满足不同受众的需求,以及拓展更多的受众群体,短剧的制作和内容都需要走向精品化。

短剧市场的改变正在发生。一个个新厂牌拔地而起,各个头部平台也在陆续试水各类新型题材。除了一些以往拍摄长剧的演员开始试水短剧,像周星驰这样的知名导演也亲自下场操刀短剧,这些都会给短剧行业带来新气象。

同时,短剧行业势必越来越规范,行业监管也在不断增强。2022年年底,广电总局就集中下架过25300多部短剧。据一些短剧编剧透露,在去年下半年《黑莲花上位手册》被下架后,现在重生、复仇、炫富等题材都被谨慎处理,不少短剧连暧昧亲热镜头都开始删减模糊,那些惯用的爽点有的已经成了雷区,编剧们需要抛弃套路化的引流思维,开始探索新的剧本方向。

这些改变说明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短剧的前景,他们的加入让“热钱”的投入,有更大可能实现更高的转化率。也让观众有理由憧憬,短剧有一天也不再会是“粗制滥造”的代名词。提到短剧的内容,也不再只能用“爽”来概括。短剧的创造力和生命力,需要短剧从业者用更高的专业水平去构筑,毕竟他们都希望,流量和金钱,在短剧上停留更久。

参考资料

⑴《短剧行业迎来大爆发 揭秘付费微短剧“收割套路”》

⑵《爆款刷屏!这对夫妇每月进账4亿多,网友:这钱这么好赚?》

⑶《观察|你看短剧吗?》

⑷《微短剧“以小博大” 何以撬动上亿财富“蛋糕”?》

本文为投融界原创,转载须注明来源投融界及作者。
微短剧 流量 咪蒙
投融界研究院
268
关注
相关活动推荐
相关机构推荐
猜你喜欢